《锦绣未央》侵权案宣判 缘何成维权“里程碑”?

2019-08-08 11:00 来源:奇发娱乐

  “再高的山、再长的路,只要我们锲而不舍前进,就有达到目的的那一天。

  黄琦锋说,在他刚入疆不久,独居外地的岳父母相继突发疾病住院,妻子是独生女又远在上海进修,派出单位福建省纪委的领导得知后立即委派当地纪委上门慰问,帮助解决实际困难。组织的关怀为他安心在边疆工作提供了保障。在受援地,黄琦锋真切地感受到当地干部群众的热情和朴实,他们在交往中对援疆干部坦诚相待,生活上体贴入微。如今,他已完全融入了这个大家庭。通过我们的努力,让边疆群众的日子过得更好,这是最有意义的。

    总台领导、原三台台领导、各部门各单位班子成员、海内外记者站负责同志等利用半天时间,围绕全台工作会议报告等进行分组讨论。

    光明日报创刊于1949年6月16日,现为中共中央主管主办、以知识分子为主要读者对象的全国性思想文化大报,面向120多个国家和地区发行,发行量超过100万份。

    张汉晖表示,习近平主席将于6月5日至7日对俄罗斯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第二十三届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当前,国际形势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单边主义抬头,严重冲击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地区热点问题发酵,人类社会面临的共同威胁和挑战上升。当前形势下,中俄关系日益成熟、稳定、坚韧。双方政治互信坚实牢固,在涉及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的问题上相互坚定支持。

  另外,根据高盛公司近期发布的报告,美国政府去年对中国商品征税的成本完全转嫁到了美国企业和消费者身上,并且对美国物价的影响大于美方自己的预期。  “莱特希泽将在国会受到拷问”,美国合众国际社18日称,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当天出席参议院听证会(如图),议员们将就特朗普政府对中国产品的第四轮关税和美国与墨西哥、加拿大、日本的贸易关系对他展开质询。

    而此番汽车企业代工管理办法的即将出炉,或将明确“符合规定条件”的具体内容,这一文件的推出也将有助于规范行业,对汽车代工给予更为明确的规定。  代工管理办法或提高门槛  按照当前网络流出的汽车企业代工管理办法中拟规定的被代工企业须满足的条件来看,将以研发投入、产能、销量为限制条件,被代工车企需要满足以下五个条件:过去3年内在国内的研发投入至少达到40亿元人民币;过去2年在全球范围内的纯电动乘用车销量至少达到万辆;代工合同需签订3年及以上,且在同一地点的代工年产能至少达到5万辆;企业需有或高达数十亿人民币的实收资本;最多只能由两家车企为其代工。  业内普遍认为,如果网络流传的信息为真,就现有的造车新势力基本情况来看,大部分企业并不符合上述要求。单以须满足的销量情况条件来看,仅有蔚来汽车一家造车新势力符合被代工的销量标准。截至2019年5月,蔚来汽车的累计销量超过万辆;小鹏汽车和威马汽车的交付量尚不足万辆。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锦绣未央》案缘何成维权“里程碑”?  反抄袭需突破法律、技术上的难点判决有借鉴意义  5月8日上午,为期两年的《锦绣未央》侵权案首案于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宣判。 法院经审理认定《锦绣未央》在116处语句、两处情节与《身历六帝宠不衰》一书构成实质性相似,故判决作者周静停止对小说《锦绣未央》的复制、发行及网络传播;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2万元及维权开支万元;当当公司立即停止对小说《锦绣未央》的销售。   据悉,《锦绣未央》系列案件于2017年1月4日在朝阳法院立案,持续两年多的时间,本次宣判的案件为《锦绣未央》侵权案首案,另外还有11起案件等待法院后续宣判。   尽管这一案件以侵权者的失败而告终,但是其背后却是一条艰辛的维权之路,维权者依然在等“天堑变通途”的那一天。

  讨说法  编剧圈筹钱助维权  不容忽视的是,同样是近年因大IP盛行而备受瞩目的“抄袭案”,琼瑶诉于正一案,原告的名气足以使其“振臂一呼,应者云集”,而《锦绣未央》侵权案则是典型的自下而上。

据“编剧帮”透露,案件背后有12位作家、62位编剧、16位律师、近百名志愿者在发声和奔走。 网友志愿者自行发起维权后,编剧汪海林、余飞不仅帮助寻求法律援助,还带领更多编剧先后三次筹集21万余元用于诉讼。   5月8日,编剧余飞整理公布了此案三次众筹、共60人参与的名单和具体账目,其中包括束焕、汪海林、宋方金、闫刚、高璇、任宝茹等数十位当今活跃在影视行业的一线编剧。

这些行为显示出编剧行业的职业良知和对保护原创的坚决支持。   宣判之后,编剧们纷纷发声支持。 编剧宋方金说,“我们在手边放着三千汉字,我们在心里守护着语言家园。 永远并肩,绝不放弃。 ”同时他相信该判决将产生一系列积极影响,“资本和影视公司以后估计不敢顶风作案了,在网络小说中,还有一些抄袭作品正在影视化的路上,希望他们悬崖勒马。 ”著名编剧、制作人梁振华也表示,影视制作机构应关注被改编作品的原创性,“在一个作品存在版权纠纷的时候,影视制作机构应该更慎重地去考虑改编,以免卷入到版权纠纷当中。 ”  与此同时,部分编剧也公开表示,判决赔偿金额过低、处罚太轻,难以得到期待的震慑作用。

编剧孟婕就明确表态:“抄袭成本是很低的,我觉得赔偿金额太低。

”编剧王力扶称:“偷来的东西,在众所周知的情况下,仍然卖高价。 这次判决对行业有什么影响,要看处罚力度,不疼不流血,偷东西的人仍然前赴后继。

”  反抄袭  有法律、技术上的难点  该案宣判之后,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发布声明,在欢迎这一“公正判决”的同时,着重提及《锦绣未央》相关诉讼还没有结束,尤其涉及影视版权方面,还有诸多法律、技术上的难点,学会将会持续关注本案,并随时愿意为被侵权者提供专业、道义上的支持。 “文字的尊严,原创的精神,需要每一个写作者自觉地捍卫。 希望更多的编剧、作家,加入到我们保护原创、打击抄袭剽窃的队伍中来。 同时我们提醒各位影视从业者,不要购买、使用和传播抄袭作品,抄袭是毁掉创意行业的毒品。 ”  编剧余飞曾为该案积极奔走,并承担了包括该案在内的诸多抄袭鉴定工作。 他以实际经验总结,反抄袭案件应分以下几个步骤进行:“第一步,任何人可以举报、以舆论发动的形式提出,但这只是第一个环节,不能只用这个环节纠缠到底,始终不给结论。 第二步,应该是相关行业的鉴定专家到位,以行业经验对两部作品进行比对,如果双方都能认可行业专家的鉴定结果,那就按结果进行相应的处理。 如果一方或双方不认可专家的鉴定结果,那就上升到第三步——请法律人士介入。 行业解决不了的问题,只能上升到法律层面来解决。 或者第三步可以和第二步结合起来,由专业人士与法律界人士共同进行鉴定,最后得出一个结果。 同样,双方认可就直接按结果协商处理,不认可就上升到第四步——诉讼,由法庭最终判决。 这是最‘麻烦’的一步,也是最公正的一步。

”  余飞还表示:“我个人曾经在编委会协调过很多起维权案件,全部都取得了成功。

我个人经验是:其实只要双方肯坐下来谈,由行业协会或业内有公信力的人士一起监督,一般两三个小时就能解决一切问题,就怕背后有资本故意推波助澜,让反抄袭事件成为商业广告,那就是真正的灾难了。

”  里程碑  《三生三世》反抄袭失败  同样值得反思的是,在该案中作出重要贡献的编剧余飞,其实在2019年春节已发声明,宣布退出抄袭鉴定委员会,原因是这项工作太苦太委屈,而最直接的导火索,是在做另一更加著名的“抄袭事件”——《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与《桃花债》比对鉴定过程中,余飞被数万名网友围攻谩骂,这也最终导致他失去了继续从事这份公益事业的热情。 因此,《锦绣未央》抄袭案宣判的喜讯传来时,余飞的心情很复杂。

  他强调,如果说《锦绣未央》案是反抄袭成功的里程碑,那反抄袭失败的里程碑则非《三生三世》案莫属。 因为争论至今,双方都有无数的拥护者,仍然打得不可开交,谁也说服不了谁,但双方争辩的大部分事情都与反抄袭这个关键问题没有关系。   余飞认为,因为这个事件的影响,很多人对鉴定抄袭的标准更含糊了,民间反抄袭事业基本处于全面崩溃的状态,大家都没有信心继续下去。

“令人悲哀的是,我们今天在庆贺成功的里程碑时,其实这个碑已经是两年多前奠基的。 世异时移,当时充满热血的民间反抄袭人士基本都已经退出了,而现在与抄袭维权有关的事件仍然非常多、非常复杂。

”  文/本报记者杨文杰  统筹/满羿。

(责任编辑:佚名 )